小说丛 > 科幻小说 > 当时曾许诺秦静温乔舜辰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留学资格被取消
    【小说丛m.shuxiangfu.com免费绿色无弹窗】    “还没呢,我上楼换个衣服就出去,有点事要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既然乔舜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秦静温也不能没完没了,只能这样故作淡然的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静温随后回了房间,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秦静温下楼,急匆匆的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去哪啊?”

    半月从餐桌上下来,急忙拦在妈妈面前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有点急事要处理一下,半月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两天没回来了,身体好了么?”

    乔子轩也走了过来关心着妈妈。

    “没事啊,妈妈现在很好的,不要担心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先走了,你们好好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孩子的关心让秦静温温暖,可乔舜辰的漠不关心却让秦静温的心一凉在凉。

    孩子都知道她生病在医院,孩子都知道关心她好没好,可乔舜辰就在不远的地方听着却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。

    秦静温低身亲了两个孩子之后,就快速离开。餐桌上的乔舜辰面无表情,可手里攥着的筷子几乎被他折断。

    他竟然忘了她一直在医院,他竟然忘了她是个病人。但是,这和他有关系么。这也是秦静温计划里的一部分,是她寻找他弱点的一种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秦静温来到学校的时候,秦静怡就站在校门口等她。看到姐姐的那一刻,秦静怡直接扑进秦静温的怀里,忍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,我都问了很多人了,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秦静怡一边哭一边说,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再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安慰着也心疼着,同时也担心着。不担心妹妹出国的事情,只担心妹妹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而旧疾复发。

    “不用在问了,导师我找了,校长我也找了。他们的回答都是一样的,都说我的资格还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秦静怡越发的伤心,问了这么多人,就是不知道自己哪里不符合规定,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担心,没有学校我们一样能出国,有的是途径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继续安慰着,这种情况下,她的猜测已经可以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秦静温安慰了秦静怡之后,让她去车上等着,自己则去了学校找领导谈一谈,即使她想到被别人顶替,但她也想知道究竟是谁顶替了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四十分钟之后,秦静温没得到任何的原因就这样从学校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,怎么样?校长怎么说?”

    秦静怡看姐姐的表情就知道没戏,但她还是带着最后一点希望询问着姐姐。

    “和你说的一样,不管我怎么问,校长只说是资格不够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失望的说完忍不住的叹息着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过于突然,她现在也是无可奈何的状态。只是在秦静怡面前她不能表现的明显,否则秦静怡很快就会崩溃掉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姐,我没做错什么事,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。”

    秦静怡又哭了起来,此刻的她不只是不解和伤心,还有些心慌有些焦躁。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发生,这种突发的状况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“静怡,没什么,我们自己想办法出国。”

    在秦静温看来,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靠他们自己。学校这边若有人占了他们的名额,那权势和地位一定是她们动摇不了的。既然动摇不了,他们只能退一步,谁让他们无权无势。

    “姐,我知道有钱就能出国,可是这是尊严,是荣誉的问题。有学校的保送推荐和我们自己想办法出国是两个概念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可能,我还是想从学校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秦静怡不甘心啊,开始上大学到现在,她不管在哪个方面都是最优秀的,她应该以最骄傲最荣耀的姿态出国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样的状况,就等于把她这几年所有的努力都抹杀掉,不甘心,怎么想都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你不要着急。姐在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先和我回家,我找人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理解妹妹的心情,理解她坚持要从学校这边出国的想法。该是她的机会被人抢走,换了谁都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既然妹妹坚持,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忙。

    “姐,我不去你那,这件事情也不想让更多人知道。暂时也不要让姑姑知道,我怕她跟着担心。”

    秦静怡虽然伤心,但也没忘了姑姑的存在。姑姑若是知道了,一定比她还要受伤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送你回家。姑姑那边我不会让她只知道。”

    秦静怡不说,秦静温也不想让姑姑知道。只是答应秦静怡回自己家有些勉强,原因还是担心,但心她一个人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乔舜辰食不知味的吃了早餐之后,来到了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陵园。

    乔舜辰先是看了母亲,和母亲说了秦澜的事情。看着母亲说这些事情,越说恨越深,越说心越痛,越说越想报仇。

    随后乔舜辰又来到了秦静温来过的墓碑前。

    和秦静温来过几次,可秦静温一次都没带他靠近这个墓碑。如果早一点看到这个墓碑,他就能早一点识破秦静温的阴谋。早一点,一切都早一点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。

    也许这也是秦静温的一手牌,就是让他深爱她,然后伤害才能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墓碑上的秦军和夫人一脸无辜的微笑着,这样的微笑看的乔舜辰眼睛痛,看的他想挖掉这两个人的遗像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的庇护,他的母亲不会把委屈都吞进去,那口恶气也不可能释放不出去。若没有秦军夫妻的包庇,他母亲一定好好的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真是和我抗争到底,你妹妹来破坏我的家庭就算了,就连死了都把女儿培养成接班人。好,你们够阴险。那就睁着眼睛好好看看,你们的女儿能不能完成你们给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阴狠的扔下这样一句话,乔舜辰转身就离开。来的时候带着恨,走的时候恨意更浓。只是对秦家的恨在此时此刻都被乔舜辰转移到秦静温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乔舜辰对秦静温的恨已经超越对秦澜的恨,他也必须从秦静温入手,要让秦家人都看看,他乔舜辰是怎么报仇的,让他们都知道他乔舜辰是有仇必报的人。

    乔舜辰的仇恨在静悄悄的进行,所有人都看不出来也感受不到。在外人眼中,一切如以往一样在正常不过。太阳依旧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,海水一样会随着风浪的大小而高低起伏。朋友亲人也和以往一样过着平淡又充实的生活。

    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秦静温,秦静怡。但她们不知道,这只是一个开始,更糟糕的已经准备好,在后面跃跃欲试的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秦静温把秦静怡送回大学附近的家,之后就开始找各种关系。开始她是不想麻烦她最熟悉的这些人,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些事情跟着担心。

    可是在秦静温奔走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的时候,她也只能找到楚杨。毕竟楚杨的人际关系还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没有去楚杨家,也没有和薛瑶打招呼,秦静温直接来到了楚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秦静温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客气的,毕竟时间紧迫,是一件很着急的事情。于是来到楚杨办公室没有任何前奏,就直接把事情给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过分了吧,静怡这么优秀怎么会被取消资格呢。”

    楚杨的第一反应就是生气,这种事情就是马路上走的陌生人听了都会觉得气愤,更何况是楚杨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,问了校长,问了静怡的导师,但都没有一个让我心服口服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静怡情绪不是很好,我担心她所以想把事情尽快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想想办法吧,我不能让静怡这么委屈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恳请着楚杨,她知道自己这样和楚杨说话会很生疏,可是这个时候她是真心感谢能帮她的人,她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楚杨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办法,我给校长打电话……算了,我去找他,还是见面谈。”

    由此可见,楚杨对这件事情有多重视。别说是秦静温的妹妹,就是其他人求助他,这样的委屈和不公他也会出面帮忙。

    楚杨说着就起身,准备直接去学校。这时秦静温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楚杨,这件事情先不要让其他人知道,尤其是乔舜辰,我……我不想他们跟着担心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刻意叮嘱着,想想乔舜辰今天的态度她就心凉,这样的态度她就是求助于他好像也是浪费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关系又……”

    楚杨是谁啊,楚杨可是秦静温的老朋友,是了解秦静温的。怎么可能是怕乔舜辰担心呢,明明就是他们之间存在着若有若无的茅盾,存在着时隐时现的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什么事都没有。不要担心我,帮我把静怡的事情解决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静温赶紧打断了楚杨的话,知道他想说什么,但此时她不想谈论她和乔舜辰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,我先帮你解决静怡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楚杨说完就离开,秦静温也跟着出去。楚杨去了学校,而秦静温却不知道该干什么,一个人在车上焦虑不安的等着楚杨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然而秦静温失望了,等了一个多小时,楚杨并没有带回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温温很抱歉,我什么都没问出来。校长回答我的和你说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楚杨的声音里全都是愧疚。从认识秦静温到现在,她求助他两次,一次是她家变故和他借钱,还有就是这一次,可是两次他都没有帮上任何忙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【小说丛m.shuxiangfu.com免费绿色无弹窗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