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丛 > 其他小说 > 乔舜辰秦静温 >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这道题无解
    【小说丛m.shuxiangfu.com免费绿色无弹窗】    尽管秦澜他们家已经赔付,但苏沁对他们家的恨直到现在还清晰。

    若不是当年车祸,她老公不会离开,她也不会遭遇前段时间的狼狈不堪,更不会被秦静温欺负的跪地求饶。这些有多耻辱只有她自己知道,这些有多难以忍受也只有她一个人承受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没有了老公的守护,那罪魁祸首必须是秦家。

    因为视频里看到了秦澜,苏沁对秦静温的恨意也再次死灰复燃,恨之入骨的对象也由原来的秦澜一个人升至秦静温两个人。

    秦澜的出现一直影响着苏沁的情绪,然而这样的情绪只有乔舜辰能懂,也就是说,乔舜辰是他唯一的倾诉对象。

    下班的时候苏沁早走了一会,犹豫着但最后还是来到了乔氏。

    和秘书打过招呼,得到乔舜辰的允许,苏沁走进了乔舜辰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走进乔舜辰办公室的那一刻,看到的是乔舜辰不怒而威冷的结冰的脸。在这一刻苏沁有些后悔过来,在这一刻她想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离开了,她压抑的情绪又怎么能释放出去呢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乔舜辰冷硬的问着。

    开始他是不想见苏沁的,但是犹豫之后还是见了,可能还是小王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乔总,我在电视里看见当年车祸的那个家属了。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谁了?”

    乔舜辰突然就紧绷了神经,声音很急躁,听得苏沁更加紧张。

    “秦军的家属,就是她和我见面,负责赔偿我们。我看到她之后,就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情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个家属?”

    乔舜辰又一次切断了苏沁的话,这一次好像比之前还急躁,眸子里甚至还掺杂了不可思议的凶狠。

    这样的乔舜辰让苏沁害怕了,就是乔舜辰为了秦静温对她大吼大叫,为了秦静温惩罚她的时候,都没有这种心惊胆战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好像是秦军的妹妹,年纪五十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苏沁连回答都小心翼翼,还以为乔舜辰的突然是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秦军的妹妹?秦澜?”

    乔舜辰厉声问着,此时他已经站在情绪崩塌的边缘,已经无法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他找了二十多年的仇人,就这么突然的出现了。他准备了二十多年的报酬计划,就这样要实施了么?

    秦澜,秦澜她最终还是出现了么?

    “对,是叫秦澜。我在视频里看到,她是医生做着公益事情,记者采访她就叫她秦澜秦教授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苏沁回答的很肯定,虽然不确定乔舜辰现在让人害怕的情绪是不是因为自己,但她可以肯定从来没有看到乔舜辰这么恐怖这么阴森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哪个视频,找出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乔舜辰严厉的命令着,眼中已经放射出杀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找。”

    苏沁被吓的有些瑟瑟发抖,若不是她努力控制着,恐怕手机都拿不住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沁翻找的同时,乔舜辰已经放下手上的所有资料来到苏沁身边。他迫切的想要确定苏沁所说究竟是不是秦澜,但与此同时他的心在颤抖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抖,他不清楚,不清楚是仇恨太久在用这种方式释放,还是不想在面对过去不想揭开深埋已久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苏沁找到视频,然后拿给乔舜辰看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苏沁的注意力就在乔舜辰的脸上。

    就在乔舜辰看到视频里秦澜的画面时,几乎是顷刻间乔舜辰的脸就变了颜色,变得阴险暴戾,也变得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沁也可以确定一点,引起乔舜辰情绪突变的根源不是她,而是视频里这个叫秦澜的女人。

    苏沁怎么就忘了呢,这个秦家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仇人,也是乔舜辰的仇人,毕竟当年的车祸,乔舜辰也受伤严重,还因此失去了很多重要的记忆。

    对,就是因为这些乔舜辰才会突然变成了一只猛兽,才会露出如此痛恨的眸光。

    乔舜辰看着画面中的秦澜,眼中的暴戾像洪水一般倾泻而出,好久都没有攥起的拳头,现在已经用上了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就是她,就是这个该死的女人害得他家破人亡,害的他这二十多年过的生不如死。这个人该死,是时候该让她也尝尝痛苦是什么滋味了。

    秦澜,是乔舜辰深恶痛绝的人,也是乔舜辰惦记了二十多年的人。这个人不能在他的世界里消失,他要好好的折磨她,让她知道痛苦不堪的煎熬是一种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乔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苏沁看的有些害怕,小声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乔舜辰终于回过神来,冷冷的说了一句就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苏沁走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电话打给了私人侦探。

    “给你个视频,视频里的人我要她详细资料,包括她家属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所有事,在最短时间里把这个人给我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如王者版的命令语气是毋庸置疑的,现在对他来说秦静温的事情都可以向后拖延,而这件事不能浪费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乔舜辰一直没下班,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。他不下班,孙旭自然不能下班。孙旭没有被安排任何工作,应该一身轻松才对。

    但已经好几天了,他一直是压抑的。

    今天在公司没有下班,也是想等杜鹏回来,和陈数三个人单独说点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八点,孙旭还没有来自老板那边的安排,却等回了杜鹏。

    孙旭办公室,杜鹏和陈数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杜鹏看到孙旭的第一句话就是。

    “我刚下飞机累的要死,这么晚了你还把我叫到公司来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杜鹏很不满,但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陈数,把门关好。”

    孙旭没时间和杜鹏贫,虽然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面,不该是这样的接待方式,但没有办法,现在孙旭必须把想说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突然这么严肃。”

    孙旭的话,让杜鹏严肃下来。每一次三个人见面,都要闹上一阵子才能谈工作的事情,可这一次孙旭突然就这么严肃,他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点严重,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你们两个做好心理准备,先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旭都没给两个人反应的机会,也没给自己喘息的机会,一口气把事情给说完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杜鹏和陈数,两个人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是一副震惊的样子看着孙旭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秦总监是秦军的女儿?”

    杜鹏难以置信的确定着。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他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事我能开玩笑么。我去国找到当时那个人,那个人给了我秦总监最开始的家庭关系和基本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的户籍上秦军和她爱人的都还在,没来得及注销呢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也很震惊,就像你们现在一样。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孙旭很理解陈数和杜鹏的反应,当时的他也是这样的不相信这是事实。要不是看了那些在真实不过的资料,恐怕他会认为那个男人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种感觉,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陈数的感觉正如孙旭所说,脑袋里找不到一点清晰的思路,没有办法思考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呢,当时找人代孕的时候就没有查出秦总监的身份么?”

    杜鹏继续问着,他不理解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就像电视剧一样,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

    可是这也太巧合了吧。

    “代孕的事情是大姐全权负责的,大姐把乔总的意思转达给这个负责的人,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人办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据他说,大姐最后确认的时候,只是看了看秦总监的长相,并没有看具体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这些问题孙旭都是后来想到又联系那个人确定的,至于当时他只是拿着秦静温的资料什么都说不出来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过去的事情没有意义,追究原因也改变不了什么。我们应该想一想,怎么帮着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陈数还是最先从惊吓中回过神来。以前的事情在探讨没有意义,让人担心的是以后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你没和总裁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陈数确定着,如果孙旭和乔总说了,不可能这么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“没说,回来汇报说没见到那个人。但只是拖延时间,早晚要知道的。因为乔总不只是这一个途径展开调查,其他方面也在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,想想办法吧。自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,我的心一直不踏实,总感觉要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孙旭想了好几天都不知道怎么做,否则也不会直到现在还担心着,也不会急匆匆的把刚下飞机的杜鹏给叫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的力量总比他一个人要好,总比他办法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杜鹏看着陈数,他脑袋现在还是懵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平时也数陈数的主意多,孙旭想不出来,他也想不出来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陈数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我,这道题无解。”

    陈数很干脆的回答,他知道这样的回答会让满脸期待的两个人失望,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没有办法给出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“如果乔总现在放弃调查,可能这件事情能继续隐瞒下去,你们两个谁能劝说成功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,陈数心知肚明,所以说这道题无解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【小说丛m.shuxiangfu.com免费绿色无弹窗】